联想“杨超越”,一声叹息

  • A+
所属分类:户外活动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北方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本分的命格

杨元庆在儿子18岁生日来临之际,曾饱含深情地写下一封寄语信。其中有段话是这样的:

“爸爸自视自己的智商可能比很多人不如,但爸爸的勤奋可能大多数人无法比。爸爸从不偷懒,有没有人监督都一样,连懒觉都不偷。”

起码在读书这件事上,他的确如此。

这位通过大学生招募计划进入联想的职业经理人,在刚开始的几年时间中,曾多次萌生继续求学的想法,并被惜才的柳传志一一按下。相熟的老同学评价他,倘若不是留在了联想,大概率会出国留学,成为一名“首席科学家”。

一名80年代的大学生,对教育这件事的庄重感,现代人已经太难想象。比如在家人一同看电影的时候,他会偷偷溜回家看书。他乐于分享自己的中学时代:毕业于合肥一中,知名校友有杨振宁,他们也成了好友。

成为联想的掌舵者,是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它意味着,需要经受勤奋之外的更多审视,而勤奋,又不是最好的品质。

今天,在百度搜索框输入他的名字,关联推荐词条有“联想为什么还用杨元庆”的老问题,这是外界投向他的,最直接,也最不客气的睥睨。

杨元庆1964年生,56岁,1989年入职联想,2004年正式接棒柳传志,成为集团董事局主席。

这30余年的时间里,从“蛇吞象”收购IBM的老牌PC业务,到2009年金融危机中被临时换帅,柳“教父”重新出山挽救危局,再到2011年,重新坐上一把手的交椅,随后吃下没落的MOTO,最终,向移动互联网转型失败。远远地看,颓路长长,无可辩驳。

科技圈的头条版面已经抛弃杨元庆太久,就像对老去的联想那样,流量用脚投票,按下“不行”键。

1月中旬,联想集团向港交所递交公告,宣布董事会已批准可能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并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申请CDR上市及买卖的初步建议。

杨元庆说,宣布回A股上市计划,将有助于增强公司战略与国内蓬勃发展的资本市场的紧密连接,提升内地投资人投资联想的便利性,进一步释放联想的价值。

消息一闪而过。

如今资本市场上风头正盛的宠儿,是它在后厂村的邻居,一家正式起步于2013年,还不足十年历史的短视频公司——快手,正筹备赴港上市,估值高达600亿美元。

仿佛是在并列的车道上,飞驰的两辆车擦身而过,不同的是,它们朝向迥异。

长期以来,联想以市值被严重低估盘踞香港资本市场,而过去的一年,因做空机构报告,这家公司股价一度下跌至3.259港元/股,较峰值10.54港元甚于腰斩。

它只能怀念港交所的荣誉时刻了,或者说,怀念柳传志那时的魅力。那是惊心动魄的1994年,柳传志为上市的事情在港奔走,国内政策突变,放低外企进入门槛,他回国后措手不及。而另一面,上市的节点恰逢香港股灾,挂牌交易第一天,股市大跌400多点。

柳传志在医院呆了三个多月,日夜睡不着觉,病友有名海军飞行员,带他去玉渊潭学舞,这才慢慢静下心来。他在病房调兵遣将,了解公司运转,后来不无庆幸:“倘若在公司,我会被日常事务淹没,哪件事听着都很大。”他在公司之外获得了冷静思考的空间,将万事部署好。

这摊子,最终没散。

在公司传记《联想涅槃》一书的封底,印有柳传志一段话:我相信杨元庆作为一个真正优秀的CEO,就不仅是把今天碗里的饭吃到嘴,还要为下面更长远的布局做好规划。这个布局的方式,可以更加灵活多样。

这句话时看时新。对于杨元庆来说,则意味着,这位在联想襁褓里长大的职业经理人,一名努力型选手,将笼罩在前辈的光辉夺目里,停不下脚。

好学生,差学生

联想的高管们清晰感受过,柳传志一丝不苟的做事风格。

他曾规定,董事会开会不得迟到,自己也一直践行这个准则。一次在纽约的会议,因为酒店会议室很绕不好找,还有一分钟时,他还没到达,正当大家认为他将打破这个记录时,最后时刻,柳传志到了,气喘吁吁的。

无人不感到服气。

2019年12月,柳传志正式从联想控股退休。杨元庆在感言中诚恳地说,柳总与自己亦师亦友。“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友者,平等坦诚,直言相促。”

“30年来,道不明多少次旗开得胜,也数不清多少个沟沟坎坎,让我始终充满斗志的,是我们一直在向上攀登,而让我最感幸运的,是与柳总一路同行。”

尽管是天生的勤奋分子,但也很难说,他身上没有“老师”勤勉的投射。

2010年,他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给记者展示自己的两部手机,一部用来接电话,另一部用来收邮件,后者是联想手机。他说,自己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在手机上查看邮件,一天一百多封,一多半是英文的。

杨元庆在40岁时才开始学习英文,那是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不久之后,为此,他特意搬到北卡罗来纳州,请了老师,每天数个小时,从不间断,很快便是能在公开场合发言的水平了。

在这家公司漫长的发展史中,接棒柳传志,他需要担起的责任无外乎转型,以及国际化。前者意味着培育多元化业务,后者则需要走出去。而这恰恰是他被诟病的两点。

联想集团在回A公告中阐释缘由称,这是为了更大力度投资于科技创新、服务转型和智能化变革,更好推动各行各业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它没有言明的是,联想十年前就欲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直到今天,依然是一家主要售卖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的硬件公司。

根据联想集团2019/20财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其智能设备业务板块中,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占总营收的79%,而移动业务营业额同比下降19.2%,占总营收的10%,余下则为数据中心业务。

在PC依然坐稳全球出货量龙头的大势下,本质上,联想高度依赖传统优势产品拉动营收的格局,并未从根本上改变。

你能从中看到杨元庆力不从心的痕迹。

2014年收购摩托罗拉被视为他最大的失败。《华尔街日报》撰文分析个中缘由,是他盲目复制IBM PC业务的经验,比如缺少明确计划。

与IBM PC的姻缘使得联想成为全球最大的PC制造商,同时,在国际化上极大提升了自身的品牌形象,这是一场精妙的“蛇吞象”案例。而在收购摩托罗拉时,联想手机在中国市场占据着相当大的份额,前者呢,只是一头年亏损高达20亿美金的吞金兽。作为被智能手机市场遗忘的没落者,摩托罗拉带来的效益极其有限。

杨元庆个人的第一款手机就是摩托罗拉,这使得他误认为,情怀牌是这款手机最大的优势,在苹果、三星、华为、ov及小米神仙打架的那些年,摩托罗拉甚至没有大规模做推广营销,倍显落伍而老旧。

一步错,步步错。此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联想疲于应付手机业务的持续萎缩,先是长期背靠运营商出货,未能及时抽身转型,后续则在小米等移动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冲击下,被持续压缩市场份额。直到2017年,集团营收数据普遍大幅下滑。

2017/18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报显示,其三大业务同时亏损,PC业务亏损2.91亿美元,手机亏损1.29亿美元,数据中心为1.14亿美元。

“下课”的声浪出现了。

2018年,因股价持续下跌,萎靡不振,香港恒生指数有限公司宣布,联想集团将被从恒生指数50只成分股中剔除。

勤奋型孩子成绩不好怎么办?

总不能打一顿,那就骂骂吧。

在骂声中出现于公众面前时,有记者观察到,这位掌舵者的头发又白了一些,他简单说自己没时间关注发型和理发,另外,感慨“越来越扛得住被黑”。

领养

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站在2004年的时刻评价,青岛的海尔与北京的联想是最令人瞩目的两家企业,而张瑞敏和柳传志,则是过去20年中,成就最大、公众知名度最高的两位企业领袖。

在相当长时间里,柳传志的光芒都足够耀眼并绵长。一个简单的认知是,今天提起联想,柳都是标志,而不是已经掌舵这家公司二十多年的杨元庆。

内部也是如此。

2004年,杨元庆第一次接棒柳传志,出任集团董事长,后者退为董事,为的是杨元庆可以“在副驾驶室里学习操盘全球性企业”,因此,公司开董事会时,在座者仍约定俗称地以柳传志为中心,形成会议模式。

到2011年,柳传志二度将董事长的位置交给杨元庆,说的是:“我走,是因为我对杨元庆已经很放心了。”

站在杨的角度上,前人是一个“亦师亦友”的角色,而在旁观者看来,更多的是“家长带孩子”的教养模式。

被照拂者总是想有机会证明并突破自我的,起码是“我可以”的执念。

比如柳传志重新出山的背景,是在杨元庆初任董事长之后,集团出现持续性亏损,而联想一直倚重并游刃有余的中国市场,也首次出现负增长。公司请来的职业经理人,外籍CEO阿梅里奥相对短视,只注重短期利益,并不符合预期。

那时,曾有消息称,柳传志归来,杨元庆退任CEO,但更有可能被撤换。

他没有被撤换,而后便是加倍努力。

在CEO的任上,这位勤奋的联想人,以“每个月起码绕着地球转一圈,快的时候转两圈”的努力,不断聚集高管开会,讨论,见客户,见大经销商和底层销售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时,他说,工作节奏带来极大的压力,有时候会失眠,而多国奔波也常常让自己醒来不知道在何处。

渴望不落伍这件事,让他依旧保持虚心求教的活力。2017年10月,他带领联想全球110多位高管,浩浩荡荡地走进腾讯深圳总部。在面向全体高管的讲话上,他说,联想是一家拥有远大理想和雄心的公司。

也是这一年,两个月后,乌镇互联网大会开幕,著名的“东兴饭局”上,马化腾坐中央,杨元庆身在其中。

只不过,他没得到什么认可。

有网友骂:杨元庆有什么资格坐在那里?

那只是互联网科技领域中,一场“腾讯系”的抱团盛宴,以杨元庆为基准,并非在座的每个人都有“资质”,但这位联想的继任掌舵者,还是最易被奚落的那一个。

很难否认,联想曾是中关村这条gai上“最靓的仔”,杨元庆进入时,也是弄潮儿的姿态。当他可以扬帆破浪,却不曾想,潮头也开始调转。2000年左右,新浪、网易、搜狐等门户网站接连赴美上市,新潮的人儿已是张朝阳、丁磊云云。

何况今日,从BAT到TMD,大小互联网巨头一茬接了另一茬,硬件驱动,透着传统气息的联想,有什么资格坐在科技圈的中心?

在对杨元庆并不算冷静的批判声中,有极端者调侃,杨元庆还不如孙宏斌,亦或是柳青。

大可不必。

超越本身就是一件很难的事,而在瞬息万变的商业世界里,人哪能精准地步步预测好自己的命运呢?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