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理想汽车CEO李想:我早就财富自由了 不关心股价

  • A+
所属分类:天下足球

雷帝网雷建平 11月3日报道

理想汽车日前公布2020年10月销量,交付3692辆理想ONE,今年前十个月共销售21852辆车。

理想汽车近期还进行了一次重大产品更新,其OTA 2.0版软件将推出。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智能系统副总裁范皓宇、自动驾驶总经理郎咸朋、销售服务副总裁刘杰还就此与媒体展开交流。

李想在交流中表示,自己喜欢特斯拉,但最喜欢苹果和乔布斯,理想不会按照特斯拉的方式做产品,而是会按照其理想中的乔布斯怎么做产品去做。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李想在创办汽车之家的时候就已经财务自由,如今,李想不仅带来理想汽车上市,还又创立了一家市值超过百亿美元的企业。

谈及当前新能源造车企业纷纷股价大涨时,李想说,自己不关心股价,也不打算卖理想汽车的股票,自己长期也不会卖,所以股价跟其个人关系不大。“我还是想把企业经营好、产品做好,这是所有的核心。”

“我早就财富自由了,也不缺多点钱少点钱,而是要做一个自己心中值得骄傲的企业,这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事情,没有任何东西比做好产品更重要。”

这之前,李想曾在朋友圈说,任何投资人的LP会议和各种年会,理想汽车今年都不参加,也不允许任何同事去参加。

李想的理由是:

1、正在艰难的打“反围剿”的战斗,战场的惨烈和残酷程度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四渡赤水的关键时刻,团队所有人都必须全力作战,不得有丝毫的懈怠。

2、理想汽车对于股东的义务是:长期赚大钱。这个我们有信心,股东们其余的需求就向这个核心需求让位了。

3、IPO以后的12个月,不做任何财务投资和对外投资,避免贪心和诱惑。

李想说,理想汽车的所有的资金都用于技术研发、用户服务、质量提升、人才引进,且加倍投入。其余锦上添花的钱一律不花。

免费升级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球销

对于研发产品和提升产品质量,是李想最看重的事情。

2020年以来,理想汽车发生了几次严重的车辆碰撞事故,这也是此次理想汽车重大产品更新的一个背景。

此次版本更新中,理想汽车的车机功能方面,车机查看行车记录仪功能、远程实时拍照及多驾驶员用车功能也将一同上线。

结合中国高速路面货车并线的场景,理想汽车10月30日推送的V1.4.18版软件中对理想ONE的辅助驾驶功能进行升级,此次升级增加货车并线预警功能。

货车并线预警功能

用户开启全速域自适应巡航或者车道保持辅助功能时,系统会自动检测车辆前侧方的大货车,当系统判定大货车并线有碰撞风险时,会通过仪表屏中的图像以及声音向驾驶员进行预警提示,提醒驾驶员注意并线的前侧车,做好人工控制车辆的准备,减小事故发生的概率。

理想汽车称,理想ONE的Level 2级辅助驾驶功能需要驾驶员时刻保持对异常状况的判断,并在紧急情况下及时控制车辆。

同时,在硬件方面,截止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一共97起,其中有10起发生了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通过对每一起因碰撞导致车辆下摆臂球头脱出事故的分析,发现均为车辆在碰撞中,单侧车轮受到较大撞击,造成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

通过对已发生事故的分析和汇总,理想ONE在碰撞事故中球头脱出的概率高于同级别车型,也给用户造成了疑虑和困扰。

理想汽车称,自2020年6月2日起生产的理想ONE已经使用了球销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数据表明,更换了脱出力更高的球销后,理想ONE在碰撞事故中还没有发生前悬架下摆臂球头脱出的情况。

因此,为了降低早期用户在车辆发生碰撞事故后前悬架下摆臂球头脱出的概率,理想汽车将为2020年6月1日及以前生产的理想ONE免费升级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球销。本次升级行动已经与上级主管部门进行了沟通和报备。

理想ONE开启交付后,部分用户反馈在通过涉水路面时底盘后护板有损伤。

对此,理想汽车称,经过了严密的工程分析,理想汽车对理想ONE的底盘后护板的材质进行了优化。车辆底盘后护板将从玻璃纤维护板升级为金属护板。新的底盘后金属护板采用了高强度金属材质并进行了PVC涂层处理,不仅提升了防护强度,而且在涉水情况下也不易发生损坏。

“从2020年11月1日起开始交付的理想ONE已经为用户安装了升级后的底盘后护板。对于2020年10月31日及之前交付的车辆,理想汽车将为每一位车主免费升级新的金属底盘后护板。”

谈及此次理想ONE不叫召回而叫硬件升级时,刘杰说,本次硬件升级已跟相关主管部门进行报备和沟通,按照硬件升级的方式为用户升级,跟由于车辆本身在行驶过程中出现故障和质量问题的召回不一样。

以下是与理想汽车高管交流核心环节:

提问:发出货车预警之后是自动驾驶系统自动作出反应应对还是仍然需要驾驶员接管?

李想:任何在前方超过一个车位的侧向车道或者再侧向车道,我们的感知系统都能识别出来,但为什么会选择货车压线或者蹭线的时候我们不刹车,是因为一旦刹车,会有非常多的误刹车,进而产生安全问题;

目前,至少理想的L2系统是没有办法很清晰的判断货车压线究竟是想并过来、还是仅仅压线或者货车司机在犯困,如果采取“货车离线很近或者越线一点就急刹车”,对正常人类的行驶会造成非常多误判。所以并非是没有识别出来,而是识别出来到底选择什么样的策略。

如果我们不刹车,车主可以选择自己刹车或其他操作,如果我们刹车了车主什么都做不了了,这是在L2策略上的一个选择。

提问:围绕货车并线预警,能不能透露一下具体更新的技术细节,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进行了多少次的测试?

郎咸朋:在这个功能上线之前我们进行了非常多次的测试,包括白天、夜晚,整个的测试和研发团队进行24小时加班加点的测试,整个测试里程超过上千公里,并且在持续的完善和更新中。

李想:最开始我们推出这个功能会趋向保守一点,因为安全是最重要的。再往下我们会根据具体的状况来把整个的用户体验做的更好,之前发生的大车刮蹭事故都是在晚上,包含我们会给用户开启晚上开启、全天候开启或关闭,报警策略上也会持续优化。

另外更谨慎的刹车这块,我们会持续的跑更多测试,才会把遇到货车以后并线到什么维度的时候进行刹车,这种功能持续迭代上去。

哪怕L2本身可优化的空间还是非常大,更重要的是根据中国的实际路况特点来做,只是按照传统的标准来维持现状,并不一定适合中国的路况标准。

硬件更新是因发生碰撞时断的概率超出平均值

提问:硬件升级,是不是变相的承认当初有设计缺陷?

李想:升级肯定是因为当时有缺陷,这很正常。但是这个缺陷跟其他正常行驶就断掉是不一样的,我们是发生碰撞时断的概率超过正常车的平均值,如果不撞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我们也认为这是要解决的,这样的场面和状况对于车主而言会带来心里的隐患,所以必须更换。

6月2日之前没有更换,是因为实际的案例总共就2起,我们很多同事也从传统汽车企业来的,如果放到对应的其他品牌里,这个比例是在合理值之内,但后面的几个月继续的状况发生以后,我们认为我们的比例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豪华车同级别车的脱出率,所以我们必须给用户进行更换。

提问:理想汽车的硬件升级,操作好像和其他企业的召回差不多,为什么不叫召回而叫硬件升级?

刘杰:我们这两项硬件升级项目是满足车辆正常行驶的安全性和可靠性的,这两项是在应对事故以及涉水的特殊情况下的应对措施。

另外,我们本次硬件升级也已经跟相关主管部门进行报备和沟通,按照硬件升级的方式为用户升级,所以跟大家以前看到的那种由于车辆本身在行驶过程中出现故障和质量问题的召回是不一样的。

提问:之前在厦门出现事故是大家所关注的,当时你们说的那个车辆的时速是在45km/h,现在更换整个球销以后,能承受的强度大概是多少?

刘杰:每起事故的撞击部位、撞击速度和撞击的物体都不一样,新的50KN下摆臂球销在同级别车型中已经属于中上等水平,所有事故中我们的目标是能降低到3%以下的脱出率,但是因为每起事故形形色色的情况区别太大,我们没有办法给出具体的定义说什么时速下的某种类型事故,因为有可能它的时速并没有那么高。

但轮子的受力角度和受力面积不同,所以产生的撞击力仍然有可能很大的,所以没有办法有一个非常准确的回答。

早就财富自由了 不关心股价

提问:最近新造车企业股价普遍走高,理想汽车现在的股价高了还是低了?

李想:说实话我不关心股价,我也不打算卖,我长期也不会卖,所以股价跟我关系不大,我还是想把企业经营好、产品做好,这是所有的核心。

我早就财富自由了,也不缺多点钱少点钱,而是要做一个自己心中值得骄傲的企业,让我们的产品自己心中值得骄傲,这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事情,没有任何东西比做好产品更重要。

第二,我是非常欣赏特斯拉的,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苹果,我还是喜欢乔布斯的,我不会按照特斯拉的方式做产品,我会按照我理想中的乔布斯怎么做产品去做。

在不同的阶段,我们经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今天是乔布斯在做这个东西会做成什么样,包含像我们对于UI的适配,不是随便拿一个APP装上去就完事儿了,那样我们会看不起自己的。

当然可能理想ONE早期的时候,我们的资源有限的,但我们还是尽一切可能,把用户体验、把产品做到最佳。

第三,股价是否高估是市场决定的,这个事儿我们决定不了,我们有时候觉得好的时候股价反而掉下来了,我们觉得不好的时候股价反而涨上去了。

这是市场决定,跟企业自身没什么关系。但是再怎么着也是由企业基本面决定的,基本面就是销量、收入这些核心的东西,但是上下怎么波动其实我们完全影响不了。

不会跟进特斯拉降价 必须坚持做直营

提问:理想ONE卖得越来越多,大家关心售后网络建设、售后服务提升。

刘杰:最近我们售后在疯狂招人,因为随着销量增长,我们保有量用户的服务需求正在增加。我们也在尽全力快速的拓展我们售后服务尤其是直营团队覆盖的城市,因为我们车主分布的城市比较广,还是希望大家就近服务。

后续在于服务保障上会做得相对灵活,原来都是要建一家维修中心,周期比较长,包括人员进驻比较长,现在当地可能我们暂时还没有建起一家维修中心之前,我们直营团队就会进入,由我们团队直接为用户服务,这样不会等我们把房子盖起来才能为用户服务。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的硬件升级服务能够在65个城市为大家服务,其实我们直营中心没有那么多,但是我们直营团队会去到65个城市,每个升级都由我们直营团队的伙伴来帮助每位车主完成,这个是我们接下来一个阶段比较重要的,包括这次升级的服务对我们来说服务保障也非常关键。

提问:特斯拉今年已经多次降价,理想会有什么策略?

刘杰:我们不会降价,在调整价格、持续优化理想ONE和提升它的价值之间,我们一定选择后者,所以我们不会降价。车主是信任我们的产品价值才会选择我们。

对于比较低级别的城市,我们会比较严谨的去看哪个城市现在用户的需求和保有量,其实我们一线团队在正式在一个城市建店前,都会到当地城市通过试驾、临时展示的方式,跟当地用户接触,发现当地的用户需求越来越大之后,我们当然会去进驻。

李想:我们在开店包括服务速度上可能会比代理的方式慢一些,但我们还是坚持这样的选择,因为我们可能还有很多的不足,但只要这些人在我们整个数据闭环的控制下,他们每天的工作都会变得越来越好,4个月前出现的问题今天不会出现,4个月后也不会出现。

包括售后也是一样,我们只愿意把钣喷交给服务商做,这里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钣喷的维修标准非常清晰,磕了碰了以后修没修都很知道,修的好坏很知道。

另外,钣喷受环保要求的影响,我们去每个地方自己建钣喷也不现实;但是像车辆维修这些我们自己一定会做,避免今天大家从今天看到的4S店偷工换料这样的状况,把不该换的东西换了,为了挣你保险钱去磕碰你的车,明明该做的保养不去做,这是肯定不允许这样的状况存在,甚至我们为了解决这样的状况,我们所有执行过程都是24小时录像的,保证这里的问题绝对不能发生。

对于30万元以上的车,我觉得直营对我们而言是长期的选择,虽然短期内很多用户我们必须得拒绝掉,这是我们希望大家理解的,我们必须坚持做直营,这个不会改变。

———————————————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